冬季的梦想是春天

     冬天来了,似乎冬天是不太受人欢迎的,因为冬天的风特别大,北风吹来,万木凋零,树上的叶子已没有了往日的风采,已经变得枯黄没有了光泽了,一阵又一阵大风吹过来,叶子漫天飞舞,在空中飘荡来飘荡去,轻轻地落在地上。偶然又来一阵风,叶子又飘了起来,在空中旋转着,之后又悄悄回到尘埃。有的叶子被风带到清清地冰冷的河水之中,落叶有意,流水无情,叶子以为这里就是它的港湾,在这里安营扎寨,可是河水把叶子送到一个更远的地方。  

  冬天来了,山变得瘦了,仿佛在一夜之间苍老了很多,树上只剩下光秃秃的枝丫,青山不再,昔日的浓妆艳抹,变成了今天赤身裸体,花儿早已离他们而去,鸟儿也不知飞向了何方?树是裸着身子,就连石头也坦胸露背,那些小草已枯死如泥土一样的颜色。  

  冬天来了,冬天的河水,不像以前那样温柔,而是寒冷,如果把手伸进河水里,就会感觉到冰心刺骨,在冬天里,人们恐惧是他的寒冷,风寒水寒,尽管在冬季里的人们穿得比什么时候都多的,却仍然感觉到寒冷,特别是年迈体弱的老人最怕的是冬天,在这个季节里,是老人发病多的季节。  

  冬天来了,初冬时只是树上的叶子一天比一天地少了,如果到中冬,早晨起映入眼帘是薄薄的霜,霜似雪非雪,似露非露,看到这种景象,却让人望而生寒。

       家,却是一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词语,我们不断的寻找,甚至在某些时候,放弃了自己,不正是寻找这一个字吗?兜兜转转之后,却发现,这个字却从来没有离开我们的身边,只不过过多的欲望,却是让我们忽视了这一切。

      我喜欢雀鸟甚过大雁。

      范文正公曾写过这么一句话:衡阳雁去无留意。每到了秋季,寒冷加剧,北雁南归,而到了春天,炎热难耐,却是南雁归北,而这雀鸟,却是不会如此,酷暑严寒,又怎么会选择逃避呢?

      河道,蜿蜒。河水亦是蜿蜒。

      河床之上,河沙在春日的洗礼之下,却是有了些温度。过些时日,这些河沙会被河道的流水所洗刷掉,但是这些微不足道的河沙却是河水爆满之后最坚固的堡垒。

      已是日落之时,这条河流慢慢的隐匿在黑暗之中,只不过那流向远方的莹白却是永远的不会消失。
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本文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评论